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 > 昨日专栏 > 正文

我愿如你般淋漓,如六月骤然而降的雷雨

发布日期:2017-04-13 06:57:30 编辑:  浏览
\

写于王小波逝世二十周年

 

       有人说王小波是个接头暗号,对上暗号的人基本可以交半个朋友了。这让我想起《挪威的森林》里的一段。

       花花公子永泽和自认平淡无奇的渡边本是永不交集的两个人,一天永泽路过渡边,看到了渡边手上书,不仅引起了他的兴趣:“若是通读了三遍《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人,到像是可以成为我的朋友。”果然,他们真的成为了朋友,第二层次的那种。

       契合度奢侈品,尤其在现在。人们为了寻找高契合度的朋友,甚至发明了运用星座血型各种技术性指标的聊天软件,然而结果是并不能。

       身体的坦诚相待,并无意味着灵魂的深度契合,况且,裸露灵魂在这个年代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情。王晓波活在至今,他会写博文吗?所有追问都是悖论,任何的思想都只能产生于相生的那个时刻,情境。天地人,种因与结果,孕育而生。小波是纯粹的,(此刻我李银河附体),我不知道这时代盛产什么,如果不是二十年代之前的思想的遗珠,我不确定能在此时此刻此景之下能有更好更美妙更肆意的文字的流出,包括领取暗号的嫡传们,并不是才华的问题,而是时代,时代的拖重感,像一张软塌塌烙出的鸡蛋煎饼,瘫软得提不起个儿。文字泛滥化,碎片化的年代,文字不再被郑重其事的对待,文字如珍珠般的光芒被蒙上了蛛网与尘灰。

       今天翻出沉荷多年的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重读,每每读到会心之处,便又萌生豆蔻年华心之相许的心情。忘了多少年前,一女粉读小波后大发感慨:恨不能做李银河!闻之,于我心有戚戚然,甚引为知己。(此处插微表情)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古人的话还是要信几分,书中自有颜如玉,“一想起你,我的丑脸就泛起了笑容”自认为丑人的他,短暂匆忙的世间游走,却载了一路男女众粉的瓜果梨桃,虽故人已去,然精神永存,发黄老邪之幽情,恨不早生二十年。(不读金庸你不懂)

      料如他般洒脱,随性,完全不会介意被天下引为知己,甚至我能想到在此情此景下,他那张丑脸泛起笑容来红到耳根的微妙表情。(男人的羞涩亦如一朵水莲不胜娇羞)

      为何引为知己,因为共鸣,能与众人能同频共振,需要极高的天赋。随便摘几句,我们共鸣一下:

      
谈科学:我认为自己体验到最大的快乐的时期就是初进大学时,因为科学对我来说是新奇的,而且它总是逻辑完备,无懈可击。这是这个平凡的尘世上罕见的东西。

     谈知识:知识虽然可以带来幸福,但假如把它压缩成药丸子灌下去,就丧失了乐趣。

     谈文章的功能:先好看,再去提升别人.....但在这世界上的一切人之中,我是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个,就是我自己。这话很卑鄙,很自私,很诚实。

       他的文字给人的感觉,是丰富而独立的艺术感与力量,这点能让我们能想到中国的另一位作家——鲁迅。然鲁迅的眼光永远俯视着大众,他是另类的摩西,批判着的耶稣,叛逆的上帝。而小波的眼光却总是从自身掠过再推及众生,他的文字中没有苦难给人带来的混浊感,(这点在众多中国作家中体现敏感。而小波,未尝没有经受过苦难,李银河问过他受过什么,但问不出来,他从来不说,从他的文章我们也能体察一二,然而我们体会到的,却雀永远是跃于苦难上的精神超脱)对比鲁迅,鲁迅是他笔下痛惜眼神的荷戟彷徨的志士,永远怀着恨铁不成钢的严父之爱,他用他的笔刺向你的内脏,他会让你痛,痛了华夏五千年,痛到你血管中流淌的民族血液,痛彻你麻木沉顿的心扉,以痛逼出你身上的毒。

       上帝说:“我医治你,所以我伤害你,我爱你,所以我惩罚你。这上帝就是鲁迅吧。(一提到另一挚爱,敬仰之情就如滔滔之江水之连绵不绝。。。。。)

       而小波不是,他永远是轻巧的手持利刃,只疗伤,不刮骨,治愈系江湖术士,个人主义的自由行者,特立独行的嬉皮游侠。 

      
有这么一个段子:小波有个外甥,天资聪慧,不甚用功却考进清华大学,忽一日迷起了摇滚音乐,白天上课,课余弹唱,每每带几个同好“排练”至深夜,扰民不止。日夜不分,长期以往,落得尖嘴猴腮,两眼乌黑,毕业后还要以此为生。

       作为舅舅要负起责任,从理想,道德谈一律免掉,径直主题:小子,你爸妈养你不容易,认真念书正经工作,别让他们操心啦。摇滚音乐我不懂,但听崔健的“一无所有”似乎不是快乐的生活呢!“

      
外甥马上接话,云:“艺术为我己任,痛苦乃艺术之源泉,我者志在痛苦,以此净化灵魂,以达艺术之高峰。。。巴拉巴拉”

       承载过消灭“三大差别”的理想主义,上山下乡奔向过农村更广阔天地的知识青年的王小波一看情形不妙,马上说:是的,痛苦是艺术的源泉,但不必是你的痛苦。柴可夫斯基不是小伊万,玛瑞凯瑞没在南方种过庄稼,秋菊卸了妆一点也不惨。种种事实说明,创作艺术并非要亲临痛苦。种种事实说明: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 只会成为别人艺术的源泉。他差点就没说苏东坡和东坡肉不是一回事,练葵花宝典不必自宫。

      外甥一点就透,一听懂了,同意好好念书,毕业后不搞摇滚,准备进公司挣大钱。

       当然,自己是治愈系天使,亦有光芒同在,不然如何能渡过激灵短暂而磨难的一生。

 

      他哥哥对他说:小波,你得爱人,不然你就毁了。看来全家都是一点就透。

       世上的聪明有两种,一种世故,一种通透,如增熵与反熵,如屋内饮酒,门外劝水,如待到风景看透,陪你看细水长流。

       回到现实,从他纵深的文字中久违的眩晕感的抽身而出抬头望向窗外的我,突然又有一刹那感觉我和他的远离,这让我发出徐志摩般的惊叹:一回头你不见,突然我乱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儿时的玩伴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永远的定格,而另外的却要从那个日子走向下一个雾霾的天气,默契不再分明,暗号长久没人回应,那种走散的感觉你懂的。也许我要永远把这份感觉珍藏着度过光阴,如同老朋友般弥足珍贵的真实,穿透而清冽的文字力量,每每在我混沌的时刻,给我打个清醒的激灵。

      我愿如你般淋漓,如六月骤然而降的雷雨。

分类:诗歌
标签: ,
文章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安妮特别推荐

phpcms专业建站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