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 > 昨日专栏 > 正文

雕刻

发布日期:2017-02-28 07:32:15 编辑:admin  浏览
\
        网络时代,语言作为人们用以附着的点,所迸发出来的多样性延伸至今的低素质化,把人内心那些小我的不可见人的东西越来越直白的表达出来,而逐渐一级级的丧失底线的利己主义欲望的裸露,造成对人们内心对美的操守的一点点的蚕食,众多无语的状态由此发生。
 
        现实再一次证明,没有了规则的约定,没有了内心高尚的恒稳状态,人很容易放纵对自我的要求,从转向对他人的袭击中获得动物性的快乐,而每一个人小小的放纵,每个逻辑起点朝向下方的滑落,就造成了整个社会网格思想的落势。
 
        试图做这样一件事,唤起对高贵的认同与渴望,唤醒真正的自我认知。他人即地狱,唯有在艺术化的氛围才能使之得升华。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守在自己的城,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这不是人人所希冀的么?觊觎他城,心痒难耐,自苦苦人。
 
        艺术家是平静的一群人,他们远离城市与尘嚣,静谧的生活在离城不远的地方。流水线上的产品,工业时代的物质文明在创造高度繁荣的同时也在走向极端的毁灭。廉价的,可复制的,低门槛的一定是速朽的。给它以时间,无论是一份早餐,一副画,一本手记,还是一份爱情,机械化无法赋予的价值与内涵,让思想去雕刻,去实现。

分类:诗歌
标签:
文章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安妮特别推荐

phpcms专业建站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