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 > 余晔专栏 > 正文

东胜说唱

发布日期:2016-03-16 12:47:50 编辑:admin  浏览

\
感受东胜说唱 
●余 晔
 
   
      在东胜远郊一个小小酒馆的二楼,雅间不大,六七个青年男女围桌而坐。酒是金河套,菜是农家小院常能见到的各色风味。他们说说笑笑,一边做着游戏,一边品着小酒。几位都是文艺青年,有着各自的工作和事业,缘于对文字和艺术的喜好,缘于相互的欣赏和志趣相同,自然地走在一起,偶尔小聚,独享属于他们自己的快乐和悠闲。酒不会过于沉湎,神情微醉,心绪舒展。这时候,大家说一声:走!便纷纷离席。

      酒后是断然不可以驾车的,下了楼去,就扬手叫来两部出租车,一路摇摇达达,直抵新蒙古酒吧。

      酒吧就在市区一角,从蓝萨大酒店向北的小巷一拐,就到了。此时酒吧里顾客并不很多,散落地坐着,几个人随便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服务生便送上啤酒茶点,同时端上满满当当的一铜锅奶茶,酒吧之夜的最后一站狂欢就这样开始了。

      在这一伙年轻人当中,我的兄弟唐朝俨然精神领袖,被几个小青年前呼后拥着。起初打通唐朝的电话之后,他正在酒局上,说:正喝着呢,你快过来!认识唐朝是起缘于他的博客文字。幽默诙谐,妙语连珠,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是真正灵巧的上游水手,身怀绝技。而他的抱负,全然不在吟文作赋上面,文字只是他的一种心情休闲。在一次市宣传部组织的活动中,我们同行数日,陪护着应邀来访的微博大家们,这次机会,也给了我们神交已久的心思提供了一拍即合的契机。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行程结束,我们早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了!

       也就是在这次旅行当中,唐朝在酒局当中的一曲《敖勒召其》,激情高亢,气贯长虹,深深地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也在他的这曲自编自唱的歌中,我第一次知道唐朝内心真正的归属:摇滚歌手。

草原上空飞翔的鹰啊

你可曾看见过我的黑骏马

那马鞍子边上的皮鞘绳上

有我在高高地吟唱

你给我甘美的白酥油啊

你给我斟满酒的碗

我真的不愿意离开你啊

因为这里是我亲爱的故乡

敖勒召其

你是我成长的土地

敖勒召其

你拥有图腾的魅力

      歌词优美,充满激情,酒后唐朝的高歌,一如苍狼的怒吼,荡气回肠。敖勒召其,鄂托克草原上的明珠,满含着沧桑与亲情的土地,在唐朝的歌唱里,兀自闪现出熠熠升腾的魅力。

      新蒙古酒吧溢发着幽蓝色调的音乐光晕,几个蒙古族歌者,怀抱着吉他,深情地歌唱。蒙古民歌悠扬的旋律,在轻轻拌合的乐曲中,丝丝入扣地沁入闻者的内心,直抵人的灵魂。这时候的啤酒,只是桌上的点缀,偶尔举起轻轻饮啜一口,仿佛把跃动的心思做一个敷衍的安顿,而内心涌起的音乐激情,此时早已经波涛汹涌。

        唐朝哥,该你上台了!经大伙一推搡,唐朝早已升腾的豪气一如遇火的油花,哪里还能按捺得住?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东胜说唱。唐朝怀抱吉他,手持话筒,在台上客气一番:借这个季节最后一场秋雨,借蒙古酒吧蓝色的抒情,借周末这个美好的日子,把新近创作的几首歌,奉献给我尊敬的全国著名的诗人呼和夫先生,献给我亲爱的兄弟:大头,老狼,牛牛以及云云。我心里暗笑,我著名么?第一次听说。而唐朝已经不管不顾地把弄开吉他的琴弦,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娴熟的指法,直把个吉他琴弦撩拨到老底翻天,人的情绪也被牵引着,跳跃飞奔,闪躲腾挪。而唐朝独有的浑厚苍凉的歌喉一泻千里地开唱:

这是个落魄的秋天,

我丢了自己的时间,

我像个疯了的野狗,

流浪到你的跟前。

你给我撂过根烟,

又给我几块零钱,

我看见你善良的眼,

给我感觉。

我曾是骄傲的诗人,

也是个流浪的歌手,

我要把最好的歌儿一首一首写给你。

我有着干净的灵魂,

我有着强劲的身体,

我要把我最好的东西全部给你!

       这是纯粹的于唐朝版的摇滚曲,一曲终了,他并不急于谢幕,也不顾及台下的喝彩和掌声,兀自把弄怀中的琴弦,曲风一转,进入了散淡直白的说唱:

太阳出来红似火

照着我那80平米的窝

我家就住在老公署的前面

与新华书店是一墙之隔

我的朋友大头告诉我

小的时候他经常打这儿过

他现在的工作是个记者

每次喝了酒就没完没了的说

百货商场门前有个冷饮店

5分钱的冰棍吃了不上火

公园里的毛猴子也不寂寞

为头的那个我叫他哥

那时候的楼房和汽车没现在这么多

人们的生活淳朴健康还挺快乐

那时候的装逼汉也没现在这么多

有事没事哥几个在一起乐呵乐呵

飞机上天了

汽车下线了

政府搬迁了

我们的日子改变了

今天我喝醉了

我的朋友怎都不见了

活着真的不易呀

我靠 我们的生活究竟怎么啦

我靠 我靠 我们的生活究竟怎么啦

       我深深地被震撼了,被歌者的激情点燃,被歌者的倾诉牵引,甚至被歌者的追问击怒。现实当中的唐朝,就职于市直机关,是一介公务员,恪守着自己的本职,勤勉的工作,颇有建树。在工作与生活的夹缝当中,他依然怀揣着梦想,怀抱一把破旧的吉他,想把祖传的歌谣唱遍天下。这是一群有着梦想的年轻人,他们崇拜崔健,酷爱摇滚,把心中的块垒化成了一曲曲掷地有声的歌,直抒胸臆,直抵灵魂,他们把这样的艺术冠名以:东胜说唱,唐朝无疑是东胜说唱的第一人!他自己作词作曲,自己演唱,只在为数并不很多的几个朋友圈子里分享自己的艺术。我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不速之客,一步踏进来,就被深深地击中。

东胜说唱,多好啊!只是短短几年的光景,东胜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滋生的绝好的田园,车流不息,物欲横陈,蜗居在东胜的人,都会感觉到东胜的颜面日益的陌生,都会体验到大都市日渐的辉煌和冰冷坚硬,什么会是属于东胜人的,属于东胜人的究竟是什么?这种追问会是于唐朝他们自觉思考的,这种追问也会是东胜每一个人的吧?正因为如此,我在这个酒吧,第一次听唐朝们的东胜说唱,内心升腾起一股久违了的亲切感和自豪感。

      夜未央,酒已醉,人不归!我独自一人走进深深的夜色当中,看东胜的大街霓虹涌动,一派繁华气象,秋雨后的道路,映着繁灯点点,我踏着如花的灯点走向回家的路,内心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唐朝,东胜说唱第一人,哥哥挺你!
 

 

分类:诗歌
标签:
文章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安妮特别推荐

phpcms专业建站系统